001.jpg

推著小車,去二個街口外的自助洗衣店,洗衣。

遇見一隻黑白斑紋的貓。動作靈巧,緩慢沈著,透著置身於外的淡然。大凡貓都是這樣。不理塵世。

貓的主人,該是泰洗衣店的老板娘,泰國籍,她喚牠的名字,我一個字也聽不懂。

想起曾在奈良的商店街,遇到一隻正在逛街的鹿,店老板娘喚牠nana,好似奈良的日文發音。簡單好記。或者,所有的奈良鹿,都叫這名也說不定。

那麼這隻貓,該叫什麼名,莎娃地卡?這樣也不錯,我喜歡泰國人帶著和善笑容,雙手合十,說莎娃地卡。你好嗎。

小貓睡在工作枱下的紙箱,待到睡眠足夠,伸展懶腰,旋身,跳上一旁的秤重機,五磅。我和泰國太太都發出驚嘆,真胖,該減肥了。

牠不理人,優雅的朝門口走去,其他洗衣的客人,見了牠走來,立即為牠開門。煞是尊貴。

冬日陽光灑落在店口一隅,牠走進暖和,繼續慵懶地躺著。

喜歡貓和任何小動物,但凡長相可愛都喜歡,比如不吵鬧的小狗,安靜蹦跳的松鼠,烏龜,和小兔。很自然將牠們都歸類為小孩。貓是女孩,狗是男孩。

大抵小孩,小動物,都帶著未被污染的純淨。

喜歡小孩,喜歡與他們玩耍,說些不合年紀的童言童語。

也喜歡任何具有童趣的小物,比如卡通造型的動物布偶,娃娃,飾品。喜愛買這些東西,不具收藏價值,只能撫慰心底的小孩。

還是那個尚未長大的小女孩,是吧!?獨自在幽靜的房子裡,一個人遊戲,自言自語。

還是對那些可愛,小巧,精緻,帶著童趣的事物著迷。是在追念遙遠的童年,抑或撫平成長過於急遽,未被滿足的心理。是佛洛依德所言的肛門期?口腔期,還是?

某天,回家的路上,有個小女孩,忽然大聲對我說哈囉。我也微笑回應哈囉。

她快樂的對身邊的奶奶說,你看,她和我說哈囉呢!奶奶回答她,對啊!她是個nice lady.

離開前,我微笑的與她道再見,她依然大聲的回應。笑容天真喜樂。那樣自然而然。毫無偽飾。

為未能拍下她的笑容,感到遺憾,但其實不需記載,她早已印入我的記憶。

那抹純真,無邪,乾淨的笑容,會不斷感染逐日蒼白萎縮的心,提醒,曾經也有過的美好童顏。

創作者介紹

落花流水

kh082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