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1.jpg

迎接在紐約的第三回冬雪

星期六,下了一場大雪。

這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,下的猛烈,整個紐約因而落入了白皚世界。

雪從周末午候開始輕輕飄落,入夜後雪勢更大。約莫七點多開始,風雪交織,一陣又一陣,走在回家的路上,幾乎無法睜開眼,前行。

夜裡,風雪更盛,情況猶如颱風天,不過是驟雨換成了狂雪。

臨著窗,喝vadka,想藉以袪寒,卻忍不住貪玩,還是打開窗,捏起雪球。

在紐約的第二年,第三個冬天,對於下雪,仍然懷拘浪漫的期待和興奮。當雪開始飄落,心情也跟著雀躍,早忘了當下負五度的寒冷。

說真格的,降雪時,反而不覺得冷。真正冷是雪後,還有融雪時。

星期日的早晨,出門上班,沿路是堆的高高的雪。已經有不少鄰居屋主趕早起來鏟雪,據說這裡有規定,若不自掃門前雪,待有人在屋前滑倒,可能屋主就要被告了。為免惹麻煩,我的房東一早便從曼哈頓趕到皇后區來掃雪。這真是名符其實的屋奴。

走在積雪的路上,不停的拍照留影。興奮恍愡之間,郤又覺得愴然。

那呼吸的冰涼,皮膚感受的寒冽,如何被數位記憶卡儲存,拍再多,也無能把這雪封罐紀念,不是嗎?

哎!突的傷感了。

創作者介紹

落花流水

kh082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